每日經濟新聞
要聞

每經網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西部大開發20年,誰站上開放潮頭?│ 數讀

每日經濟新聞 2019-08-21 21:23:16

過去20年間,哪些西部省份在對外開放中崛起?哪些省份又略顯失落?面對開發開放新起點,誰又能真正把握機遇?

每經記者 楊棄非    每經編輯 劉艷美    

今年是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20周年。

1999年3月22日,以《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推進西部大開發的若干意見》出臺為標志,轟轟烈烈的西部開發開放大幕由此拉起。

歷經20年發展,西部不斷崛起,早已成為不容忽視的事實——12省(市、自治區)經濟總量由1.58萬億元增長到18.4萬億元,增長約11.6倍,占全國GDP比重也由17.3%提升至20.5%。

也是因此,在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,各方都在關注,西部大開發接下來將如何繼續往前推進。

今年3月,《政府工作報告》提出,將“制定西部開發開放新的政策措施”;隨后,《關于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》又獲審議通過;再到上周,《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》公布,被認為是“深化陸海雙向開放、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”的關鍵之舉。

不難發現,西部大開發正越來越多地與“開放”這個主題相連。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觀察到,近年來,西部越來越明顯地表現出外向經濟拉動增強、產業承受能力增強、內生增長動力增強等新特點。

在他看來,從第一個10年“打基礎”,到第二個10年增強內生動力,西部大開發第三個階段的一大主題,就是“中國向西向南的開放前沿”。

那么,過去20年間,哪些西部省份在對外開放中崛起?哪些省份又略顯失落?面對開發開放新起點,誰又能真正把握機遇?

西南、西北表現分化

在分析各地具體情況前,我們先看看20年西部外貿整體格局。


數據來源:Wind(本文部分數據根據當年平均匯率計算,可能存在誤差) 制圖:城市進化論

總體來看,從1999年140.16億美元到2018年3683.28億美元,除去中間一些年份的波動,西部地區進出口增長趨勢基本與全國保持一致。

盤子越做越大,在全國范圍內又能分得多大的“蛋糕”?可以看到,在經歷連續幾年緩慢下降后,西部進出口總額占全國比重在2005年迎來拐點,呈明顯上升趨勢。

數據來源:Wind 制圖:城市進化論

不過,應該看到,面積占全國超70%、人口占全國近30%,經濟總量也在去年超過20%的西部地區,在進出口總額上僅實現從4.48%到7.97%的增長。成績來之不易,但同時也說明,西部對外開放還有很大提升空間。

具體來看, 誰又拔得發展頭籌?

盡管12省(市、自治區)進出口均呈整體上升態勢,但如果換一個指標,比較各地外貿依存度(進出口總額與GDP比值),則出現截然不同的表現。

西部12省(市、自治區)外貿依存度變化 數據來源:Wind、各地統計公報 制圖:城市進化論

在西南6省(市、自治區)中,除貴州、西藏外,其他地區外貿依存度均顯著上升,重慶更是增長4倍之多。西北6省(市、自治區)則截然相反:除陜西、甘肅外,其他地區外貿依存度出現不同程度下降。

尤為值得一說的是,1999年四川、重慶外貿依存度并不突出,到2018年已一躍成為西部“龍頭”。可以說,西南地區正站上開放潮頭。

川渝:“雙雄”比肩

放眼整個西部,四川、重慶可謂開放“領頭羊”。

比較12省(市、自治區)20年進出口增速,重慶與四川最為亮眼:在大多數地區增長10余倍情況下,重慶增長64.32倍,高居榜首;緊隨其后的四川則增長35.42倍。

近20年西部12省(市、自治區)進出口總額增速 數據來源:wind、各地統計公報 制圖:城市進化論

1999年,重慶進出口總額還落后于廣西、四川、云南、陜西、新疆、內蒙古,到2018年已與四川并駕齊驅,成為西部外貿“雙雄”之一。



數據來源:Wind、各地統計公報 制圖:城市進化論

2010年是重慶進出口增速的一個重要轉折點。在此之前的2009年,重慶市政府工作報告將前一年“發展內陸開放型經濟”的措辭,變成了“打造內陸開放高地”。而后,內陸第一個、國家第三個國家級開放新區——重慶兩江新區成立。也是同一年,渝新歐班列正式開行。

2012年,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時任重慶市市長黃奇帆總結重慶內陸開放成績的三個原因時談到:

第一、黨中央、國務院在西部開發過程當中給了重慶開放高地建設的一些重要的、具有前提性的一些要件。比如說批準設立了重慶兩江新區……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開放平臺。

第二、中央給了我們兩個保稅區,是兩個內陸最大的保稅區……所以說是國家給了我們一些開放平臺要件;

第三、我們推動了口岸物流的平臺建設……原來重慶的機場功能不怎么復雜,規模也不怎么大,所以體現不出大的口岸作用。最近幾年,我們從航空貨物的口岸出發努力推動。

對此,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分析,兩江新區為重慶及其進出口起到很大帶動作用,不少大型項目在此落戶。此外,在“一帶一路”和長江經濟帶交匯點上,重慶發揮其長江上游最大水港的優勢,構建了完善的進出口通道,這些都為重慶后來的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再將視角移到四川。城叔翻看該省多年政府工作報告發現,2017年,四川明確提出“已由一個內陸省份站到了開放前沿,必須抓住機遇、提高實效,推動開放合作加快進入深層次、邁向高水平”。也是在這一年,四川進出口回歸首位。

這說明,對于西部地區而言,誰先意識到開放的重要性、并將其作為發展的重要內涵,誰就越可能收獲開放紅利。

貴州:錯失良機

雖然與四川、重慶同屬西南地區,貴州的表現卻并不令人滿意——不僅進出口總額一直在西南“吊車尾”,外貿依存度甚至出現下降趨勢。

數據來源:Wind、各地統計公報 制圖:城市進化論

在白明看來,自身條件往往會制約一個地方的外貿表現。2016年,貴州省人大官網公布的一份《貴州省對外開放情況調研報告》指出,硬件設施效用發揮不夠、開放平臺建設滯后,大大限制了貴州外向型經濟發展。

報告還提到,在水運領域,貴州“除赤水河可直通長江外,出省水運通道變成區間通航”;空運領域,“全省僅有貴陽龍洞堡機場一個一類開放口岸,且尚未開通國際貨運業務”。因此,物流多依賴公路、鐵路,但“地質因素,高鐵、高速公路橋隧占比高,施工難度大,前期投入大,直接導致交通物流成本相對較高”

更重要的是,在東部沿海向西部進行產業轉移之時,四川、重慶、陜西等地成為“明星”,貴州卻錯失發展良機。最直接的表現就是,在實際利用外資方面,四川、重慶通過吸引大量外資企業推動了進出口發展,貴州則相對滯后,沒能形成規模效應。

數據來源:Wind、各地統計公報 制圖:城市進化論

不過,白明也談到,近幾年,貴州發力大數據產業,騰訊、華為、蘋果等公司均將大數據中心落在貴州,隨著產業集群效應顯現,有望帶動當地進出口貿易增長。

陜西:“一枝獨秀”

再看西北。在其他各省(市、自治區)外貿表現都不溫不火的情況下,陜西卻“一枝獨秀”,撐起西北外貿“半邊天”。

數據來源:Wind、各地統計公報 制圖:城市進化論

相比貴州,陜西正是受益于大型企業落戶,實現外貿飛速增長。

2013年,陜西進出口猛增,增長率從2012年1%大幅提高到36%。在此之前的2012年9月,一期投資70億美元的三星(中國)半導體有限公司高端存儲芯片項目在西安高新區開工。根據當地媒體描述,“該項目是三星電子對華最大的一筆投資,也是陜西歷史上最大的招商引資項目”。

但該項目的引進,此前并不被外界看好,“賠本賺吆喝”的質疑聲不絕于耳。有媒體透露,三星在眾多候選名單中選擇落戶陜西,是因為當地給出一系列難以比擬的條件。

比如:對投資額進行30%補貼;項目所需130萬平米廠房由西安方面代建并和土地同時免費提供;每年補貼水、電、綠化、物流費用5億元;對所得稅征收進行前十年全免后十年半額征收;將為項目修建高速公路和地鐵等交通基礎設施。

不過,三星對陜西進出口的帶動作用,是顯而易見的。2016年上半年,陜西對外公布一組數據:

半年時間內,陜西外資企業進出口686.87億元,占全省進出口總值72.5%;其中,美光、三星電子兩家企業進出口總值合計584.69億元,占全省進出口總額61.7%

不僅如此,大型企業還推動陜西外貿格局轉變。最顯著的例子就是,隨著三星到來,越來越多的半導體企業開始在西安高新區聚集,也由此形成一條不斷延伸的半導體產業鏈。

不過,高度依賴一兩家企業,在面臨錯綜復雜的外部環境時,也容易出現巨大波動。今年上半年,陜西進出口總額1729.52億元,僅增長0.83%,外資企業進出口更是近年首次出現負增長。

內陸帶動沿邊?

可以看到,四川、重慶以及陜西組成的“西三角”,已經支撐起西部對外開放“半壁江山”。而更具開放基礎的廣西、云南等沿邊地區,外貿表現卻不如內陸省份。

一個原因是,傳統貿易通道制約了西部沿邊省份開放。

比如,對于廣西而言,雖然早在1992年就啟動西南出海大通道建設,但近20年來,建設速度與華東、華南地區相比緩慢許多。西南地區仍主要選擇向東出海,相比之下,西南沿邊城市的整體物流實力缺乏競爭優勢。

有統計顯示,云南2017年物流總費用占GDP比重依然高達29%,比全國高出13個百分點;廣西、四川、貴州等地雖然大力推動交通基礎設施建設以降低物流成本,但物流總費用占GDP比重也分別達到17.8%、17.2%和16.3%,仍遠高于沿海地區8%的平均水平。

圖片來源:攝圖網

產業短板造成了“木桶效應”,讓區位優勢難以發揮,幾乎是西部沿邊地區的“通病”。如何用好經濟、產業發展更優的內陸腹地,成為其擺脫發展制約的關鍵。

“西部陸海新通道”建設,正好提供了一個可行之策。該通道以重慶、成都兩市為核心,串聯起西北、西南主要城市,最終從廣西北部灣出海,成為亞歐大陸橋向南延伸的重要一段。有分析認為,其目的之一,正是以成渝城市群帶動北部灣城市群發展。

往事已矣,西部開放格局即將迎來重塑,誰將站上潮頭尚未可知。過去20年間,因承接東部沿海城市產業轉移,西部地區實現了外貿水平快速提升。不過,東部沿海城市所面臨的轉型問題,也開始降臨在西部城市頭上。

但縱觀20年的發展歷程,至少能說明一個問題:誰能抓住新一輪產業革命的契機、實現產業升級,誰就更有可能成為贏家。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西部大開發 成都 重慶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

超级高速公路之王送彩金
开元棋牌免费下载 好运彩107 星悦云南麻将下载 浙江11选5走势图表江 江苏7位数 股票新手入门k线图 白山大嘴棋牌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电子图 190aa踢球者即时指数 甘肃11远五遗漏数据 宁夏十一选五开将结果 江苏e球彩有什么技巧 深圳机场股票行情走 516棋牌游戏平台 云南十一选五开结果 排列三近百期开机号和试机号